黑暗剑

圈名怪兽。bg意淫党。混沌邪恶。极大恶意。伯爵和男福是好文明。

理智全无。

人设还是自己画吧。

你是个理智疯子。

*三观不正。
*果酱布丁后续。
*还是按照法律法规过来。
*挖坟头什么的,还是想坟头迪蹦。

*慎看!!!慎看!!!这很重要!!!准备好再下拉!!






“……你是4月比赛前出现点焦虑症,拖到现在才过来治,有点迟了。”
那人很喜欢穿正装,喜欢喷某种安神用的香水,喜欢戴手套。

“医生?”
“抱歉,喻先生稍微等一下。”
套着白色棉质手套的手慢悠悠地按着笔电上的按键,优雅地像个绅士,〔哒哒〕声让时间感觉更漫长了。

感觉自己有些坐立不安。


“你们不觉得你们这个问题很蠢吗?不过实话说也好了,我一共就弄死了3个人,如果他没逃出去的话就是第4个。”

翘着二郎腿,手指交错合隆放在大腿处,就算被揭穿真相也是一副淡定自若,那样子甚至是像和友人有说有笑一般。

“办事效率这么差?我以为我弄死第一个后你们就会把我抓获。”


额头的伤口作痛,那可怕的记忆一次次在脑海里回放。

微笑着举起了锤子,砸下来的第一下是向着那道带着血液腥味的甜点。

“我发现,我爱上你了,文州。”
那痴情甜腻地犹如恋人的口吻和行为完全对立。

一个疯子。

“罪名成立。”

居然全部承认了,连反抗都没有?

“为什么?”

全程都是很自然的表情,那人被拷上手铐送上了押运车,要去到一个地方,处药物死刑。

“人类早就忘掉原始的野性了,而兔子会对任何风吹草动都是警觉的,因为不知道下一刻捕食者会从哪里出现。”

“被我爱着就给我吃掉吧。”

“好。”





bug太多了,已经被吐槽了,前篇懒得处理,下次写这类型的文,我得查查资料,我的想法不适合大多数人。

奶猫,野猫

本来果酱布丁那篇我是想写叶修的。

和某群的某迷妹说了一下,她说伞哥会烹饪了我。
我……灵光一闪【恶意显现】。

然后查了一下法律法规〔第二张图〕。

【举起小铁铲】
挖坟吧。

我觉得我有点兴奋。

果酱布丁

#可能是男你中的一片血污。
#心理辅导师你x喻文州。
#病娇和微微的汉尼拔感。
#慎入。

你将熨得平整的衬衫套上,将纽扣一颗颗扣上,将领口立起,对着全身镜调整着领带。

“黑领带黑马甲怎的都像参加葬礼啊。”

你拿起那件深绿色的马甲,其实就是很单调俗套的马甲外套,你买下它只是摸起来手感好而已。

“这样看上去像个酒保……”

握了握套着白色手套的手,让手套更贴合手部的肌肤。

〔布丁。〕
你围上围裙。

“虽然每一个心理辅导完成后的病人都会被我邀请吃一顿我亲自做的饭,不过喻先生,你有点特别。”

纯白的牛奶被倒入锅里混合着酒红色的液体*1搅和着,你将巧克力扳开,清脆的声音有些美妙,巧克力放入混合的丹红混合液体里融化,隔热烧开的液体由于之前放入了大量砂糖,那种甜腻的味道在你的厨房蔓延,液体已经变成了布丁糊。

打散的鸡蛋液也一齐倒入锅和布丁糊一同在热锅上狂欢着。

“那红色的水是什么?”他笑着和你说。
“是果酱和水调和出来的,喻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没...”喻文州的表情有点噎住了,很是有趣,你摇摇头重新投入地制作着你的布丁。

“我自己做过几次,但是都做过给别人吃,那口感和味道非常柔软……”你回忆起品尝那几次品尝布丁的味道。“甘甜。”

你仔细地用筛子过滤着残余的蛋液和砂糖,因为这两样东西会影响布丁的口感。

“不然就食物*2就不完美了。”
“恩?”
“我说布丁。”

在一层焦糖的容器下倒入弄好的布丁糊。

【— ∞】
“口感如何?”你整理着厨房背对着正在品尝你的作品的喻文州,在柜子下面拿出了一把锤子。

“额......很棒,但是为什么会有一股腥……”
“是吗?”

【— 1】
〔G市失踪人口在近几月逐渐增加……〕

笔记本页面上是某一新闻营销号发布的条微博。

“你好?心理辅导?啊抱歉,这需要预约。”

—*1:是人血和水的混合液。
—*2:指喻文州。







凌晨5点发表…我写得完全没有汉尼拔感。

甚至想吃布丁。

我在思考是不是在写【你是杀人犯系列】的鬼东西。

tay——

设定?